高泽资讯 firm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泽资讯 > 疯狂的假疫苗与法律利剑的交锋

疯狂的假疫苗与法律利剑的交锋

2018年关于药品的事件不断受到公众的关注,如鸿茅药酒事件、《我不是药神》故事原型所涉的格列卫进口药与“印度阿三”的仿制药之PK事件;再到近日爆屏的疫苗涉假事件,直接暴露出药品市场活动中的乱像。我们应集体发声,共同关注,让假劣疫苗之类药品从市场上消失!
目前,我国西药研发能力相对落后,传统中药研发传承滞后,进口药、仿制药在我国是为患者提供治疗所使用的主要类型,甚至于仿制药都需要通过进口才能获取。

作为药品,最核心的是有两个特殊属性,一个是有效性,一个是安全性,一般要同时保证这两个特性。如果对治疗疾病有效,但是药品本身会造成新的损害,即不良反应和副作用超过了药品能够发挥的有效作用,那就不能称之为好药,而是毒药。所以药品有效的同时,也要尽可能的控制不良反应和副作用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程度。当然,有些情况下,就是明知有不良反应和副作用也要吃,因为不吃可能会死,吃了只是有害。不过,就是这种情况,不良反应和副作用也是要控制在一个极低的范围内。假疫苗案件,就是把药的有效成分给弄没了,这种行为与当今市场中充斥的“保健品”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们国家一方面应严格执行药品监督管理制度,更重要的是要提高生产、销售假药、劣药行为的违法犯罪成本,让那些只为谋取私利的无良商家感受到法律的权威和震慑力。

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第101条明确规定药品,是指用于预防、治疗、诊断人的疾病,有目的地调节人的生理机能并规定有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用法和用量的物质,包括中药材、中药饮片、中成药、化学原料药及其制剂、抗生素、生化药品、放射性药品、血清、疫苗、血液制品和诊断药品等。如果疫苗在有效成分的种类上造假,属于假药。如果更改有效期或生产批号、降低有效成分的含量,则属于劣药。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生产、销售假药、劣药行为可能涉嫌的罪名如下:
(一)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根据《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一百一十五条规定,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2014年颁布实施的《两高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 明确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药用要求的非药品原料、辅料,同时又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二)生产、销售假药罪
《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生产、销售假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三)生产、销售劣药罪
经过裁判文书检索,疫苗类涉及的生产、销售劣药罪几乎没有。刑法上的生产、销售劣药罪,要求已经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才能构成犯罪。“生产、销售劣药,对人体健康未造成严重危害的,不构成生产、销售劣药罪,但如其销售金额在5万元以上,根据刑法第149条的规定,应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
如果疫苗生产是更改了有效期或生产批号、降低有效成分的含量,则应依药品管理法第49条认定为劣药,实践中不排除以生产、销售劣药罪认定。
(四)非法经营罪
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律法规,未取得或者使用伪造、变造的药品经营许可证,非法经营药品,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以提供给他人生产、销售药品为目的,违反国家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药用要求的非药品原料、辅料,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同时又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实施前两款行为,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严重”;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生产、销售假疫苗、劣疫苗等假药、劣药的行为,实践中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证实已经造成了人体健康的危害,或者很多已经实际上造成了人体健康危害结果的情况很难通过证据证实是由假药引起的。那么根据该情况,认定生产、销售假药罪只能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而生产、销售劣药,更是要求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才构成犯罪。对于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行为,想要对其判处三年以上甚至十年以上乃至死刑的,必须要有证据证实已经有造成人体健康严重危害乃至死亡的事实,并且危害结果与注射服用假药之间具有因果关系。即便在注射假的疫苗后,因起不到作用而使得疾病发作而死亡,实务中对“造成死亡”或者“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认定也是相当谨慎的。经过中国裁判文书检索,生产、销售假疫苗的被认定生产、销售假药罪的基本上都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主要是无法用证据固定证实危害结果的发生。综上,笔者建议一方面我国应对药品的生产、销售监管力度加强,更重要的是对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行政处罚和刑事追责落实到位,充分发挥法律的威慑作用,让投机者不再以触碰法律的底线为代价获取私利。